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花蓮旅遊 > 旅遊類-專題報導
享受發呆的幸福,在山月村擁著漫天星斗入眠
時間:2020-03-30 10:32:01 來源:洄瀾網 作者:楊均濰 瀏覽人數:
字級 S M L

山月村。相遇

 

相遇的時機,我想,最適合在下午兩、三點左右,午後的光影帶著一絲絲悠閒、帶著一絲絲隨意,不經意間,卻又流露出一絲絲的慵懶。

這樣的相遇很好,是褪去喧擾的一抹靜謐。

 

山月村-28.jpg

 

蜿蜒的山路之後,我走進了山月村。

木造的暖色調,襯著山青、襯著葉綠,襯得人彷彿生活在一首詩裡,可以恣意享受眼前由綠意堆疊的風景。

 

卸下行囊,也暫時卸下和城市的連結,沒有任何的目的與方向,就讓心情領著漫步。

循著木屋旁的石道,一步步緩緩前行,每一步的邁出,離自己又更靠近了一點。

 

山月村-27.jpg

 

山月村-25.jpg

 

想停下來的時候,不妨在村裡找個舒適的角落, 可能在門前的沙發,可能在滿布車前草的草地,或許閱讀一本書,或許什麼都不做,

調適成最舒服的角度,與自己好好對話。

 

這樣的相遇很好,與山月村的初次邂逅,把自己放進優雅別致的山景之間,感受時間的流動、感受歲月靜好的灑落,

能夠奢侈的放空,本身就是一種美好!

 

山月村-33.jpg

 


 

 

山月村-19.jpg

 

山月村。山月夜宴

 

約莫傍晚5點50分左右,住宿山月村的旅客陸續進到餐廳入座。

經過一個下午山中靈氣的洗滌,每個人皆吸飽飽天地精華,靈魂都閃動著滿滿的正能量光芒。

(斷開魂結、斷開鎖鏈…請到山月村) (置入性行銷中…)

 

山月村-22.jpg

 

山月村-23.jpg

 

不同於一般飯店的把菲,山月村真的很有股在家用餐的fu。

不是只要進到餐廳就可以端盤子走來走去散步拿菜的那種喔,我們還必須迎接一場神聖儀式的降臨;

等到大家就位差不多後,一位著太魯閣族服的少年,便敲擊木鼓,大聲宣布:「吃飯了!」

 

山月村-21.jpg

 

多久沒有這樣?

平常各過各的各自忙碌人生,因為一場「吃飯」儀式,我們才能學習將這件事重要看待,

如果連吃飯都不認真,生活又怎麼能夠認真呢?(啊,沉重了,認真吃飯先…)

 

山月村-14.jpg

 

山月村-18.jpg

 

山月村-29.jpg

 

山月村-32.jpg

 

每日餐畢都會有免費表演,為了鼓勵旅客們前往觀賞,

村長還會開玩笑的說要全村熄燈。

(真心建議,不要只是斷電,也許斷網會更有用喔) (我要害村長被客訴了嗎?)(誤)

 

山月村-02.jpg

 

這場以夜為幕、星斗點綴的晚會,精采程度絕對超乎你的期待與想像!

不是澳門水舞間的氣勢磅礡,也不是太陽馬戲團火裡來水裡去的驚險,

但你可以從每一個段落、每一個安排,甚至每一個轉場的小細節裡,

感覺到創意與巧思、感受到溫暖與用心。

 

山月村-03.jpg

 

今晚我相遇的是B團,都是由村裡的孩子們所組成,主持人還是剛剛身兼烤肉的員工呢!

 

山月村-04.jpg

 

山月村-07.jpg

 

這個夜晚,我不是個旅人,而是有幸一同參與宴會的家人。

認識了一個大男孩,還在期待他的夢想;熟知三姊弟的爸爸,是前往天使眼淚的守護;

長髮女孩的課業優秀,短髮妹妹才二年級…我彷彿也一起走進了他們的人生。

 

晚會的壓軸,是村長的出場,

熱愛原住民族的他,不僅照料員工生計,更希望能為這塊土地留下些什麼,

所以如此努力拚命,盡力完美一場表演,讓我們在歡笑中,品嘗文化傳統的芬芳。

 

山月村-05.jpg

 

山月村坐落布洛灣(Bruwan),意指太魯閣語的「回音」,

最後一個節目,不是舞臺上的族人,是我們自己,在夜晚的空谷中,大家一起齊聲吶喊,

卻當聲音停止那刻,回音盪在山谷,也盪在每個人的心上…

 

山月村-12.jpg

 

真心推薦山月村的夜宴,把自身放進這片空谷之間,

或許你會發現,這個「空」並不是什麼都沒有,而是因為釋放,擁有了更多的什麼,

如同繞行空谷的回音,與天地片刻交流,最終的等待終將與心靈激盪回響。

 

山月村-06.jpg

 

山月村-09.jpg

 

山月村-11.jpg

 


 

山月村-24.jpg

 

山月村。村長

 

除了幸福發呆,來到山月村,還有一件事一定要做,就是一定要跟村長聊聊。

 

不必客套寒暄,也不必擔心冷場,熱情的村長,信手拈來都是故事。

如果再配上一壺好酒,村長的故事會隨著時間發酵後的好酒,一樣淳厚雋永、一樣耐人尋味。

 

山月村-17.jpg

 

山月村的員工,全都是太魯閣族人,雖然村長不是族人,卻更像是真正的太魯閣族勇士,

為員工的生計、為旅客的貼心,為所有能讓山月村更好的一切,揮舞著我們看不見的鑄刀,狩獵的是更難以征服的現實面。

 

幸好還有藝術陪伴,說起木雕,村長的眼睛便閃閃的耀動著,拉著我一一介紹。

我好奇詢問村長最喜歡哪個作品?

村長帶著我來到大廳,指著一隻栩栩如生的山豬木雕。

 

山月村-35.jpg

 

我想,藝術最迷人之處,在於藝術家的目光,他望進了不起眼的漂流木最深處,

鑿刻一塊木頭,燃放出生命的靈魂;而漂流木遺留下的傷痕,更成為創作的一部分。

 

村長笑笑的說,他沒有木雕藝術家的巧手,山月村若是看起來拙劣的作品,都是出自於他的手筆。

 

也許村長不能燃放漂流木的生命,卻用生命刻劃山月村的所有,

陪伴員工經歷了他們的人生,過程可能是愉悅的,也可能是惋惜的,村長始終試圖努力讓遺憾不再發生。

 

山月村-01.jpg

 

山月村-30.jpg

 

夜深沉了,村長想說的還有好多…

如果你也有機會造訪山月村,一定要和村長聊聊,

故事一直沒有完結的時候,今晚的正在發生,就是明晚訴說的故事,

跟一壺好酒一樣,需要時間釀造靜待發酵。

 

山月村-15.jpg

【太企字第1090000959】

 

 

文字 | 林美君      攝影 | 楊均濰

 

 

 


>